Esquire

時尚造就先生
先生定義時尚

談資

3d穿越火线:
心疼古人,他們的冬天過的是真慘啊...
2018-12-11 15:19 來源:時尚先生網

穿越火线之终结幽灵 www.hfzhb.icu 《瑯琊榜》中的梅長蘇,住雪廬、著大氅、擁炭盆、抱飛流,冬天過得好不快活。但真實的古人的冬天,并不如影視劇中那般瀟灑,大多數人是很苦的,苦到頭禿。


先說。雪廬并不如何暖,要住就住有壁爐和火墻的房間。壁爐,就是灶,這是最古老的取暖和烹飪手段?;鵯?,則是用兩塊筒瓦相扣,形成管道,包于墻體之中,這樣灶中火焰產生的煙氣,就能溫暖墻壁。說白了,就是架起火爐,煙囪從墻里走。有壁爐和火墻的房間,被稱為溫調房。


東漢張衡《西京賦》中的“溫調延北”,說的就是長樂宮中的溫調殿。為了迎接冬天,皇帝還得搬家到北邊去住,也是麻煩。“咸陽一號建筑”遺址的浴池旁發現了三座壁爐,其中兩座供浴室使用,第三座應該是秦皇專用的。另外在秦興樂宮遺址中還發現了火墻。


除了溫室,長樂宮和未央宮中都建起了椒房,是用花椒和了泥,涂抹墻壁。李善注引《三輔黃圖》卷三有“椒房殿,在未央宮,以椒和泥涂,取其溫而芬芳也”之語,《西京雜記》也有“溫室殿以花椒和泥涂壁,壁面披掛錦繡,設火齊屏風,有鴻羽帳”的說法。這樣麻煩的裝修方式,是為了“溫暖除惡氣也”,也有多子之意。椒房殿是皇后的居所,《甄嬛傳》中皇上賜予初為貴人的甄嬛“椒房之寵”,足夠她的姐妹們在心里殺死她一萬次。


魏晉時有了地暖。酈道元在《水經注》中提到唐山市左家塢鎮北溝村北山南麓的觀雞寺,其大堂就有地暖,“下悉結石為之,上加涂塈,基內疎通,枝經脈散,基側室外,四出爨火,炎勢內流,一堂盡溫。”和現在北方農村常見的火炕是同樣的原理。吉林省通化市的三座魏晉住宅遺址中,發現了火炕的遺跡。


地暖是常見的取暖方式,紫禁城中也有地暖。坤寧宮東暖閣,殿外廊下,有一人多深的爐坑,太監在這里燒炭;坑與暖閣下的煙道相連,炭火的煙氣傳遍煙道,房間里自然暖和。古代冬天的主要矛盾,是少數人的地暖和大多數人的取暖需求之間的矛盾,因為炭的產量跟不上。


建國之初,衛生部曾一度將醇王府正殿用作辦公室,因為正殿原本就有地暖,所以決心因地制宜,不再另外架設取暖設施。結果試運行幾天,發現用煤太多,太不經濟,只好改用暖氣。清朝營造處的薪庫,每冬發放薪炭的常例是皇太后每天一百二十斤,皇后一百一十斤,皇貴妃九十斤,宮中取暖所費之巨可見一斑。


普通人家沒有這樣的條件,湊合燒些柴草,令灶不滅也就是了。最慘的是無家可歸者,比如乞丐?!段逶淤蕖分芯托矗?ldquo;嚴寒之夜,五坊有鋪居之,內積草秸,及禽獸茸毛,然每夜須納一錢于守者,不則凍死矣。”如果連這一個錢都出不起,那就只能睡糞窖,“其饑寒之極者,至窖乾糞土而處其中,或吞砒一銖,然至春月,糞砒毒發必死。計一年凍死、毒死不下數千,而丐之多如故也。”據謝肇淛估計,明初的北京城里,光五城坊司所轄的乞丐就有不下萬人,不服管教、并未登記的不可估量。杜甫的“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”寫早了。


再說穿。在穿暖這個問題上,我國的本土資源有先天缺陷——沒棉花。宋之前,提到綿,指的都是木棉、絲綿,產量低,保暖效果也不佳,再窮一點,只好往衣服夾層里塞蘆花。富貴之人可以裹緊皮裘,假裝自己是皮卡丘。窮苦之人就很難辦了,只能穿褐。褐是麻衣。陶淵明在《五柳先生傳》里說“短褐穿結,簞瓢屢空”,自己穿的褐還打了補丁,可見困苦。


連褐也穿不起,只好穿紙衣。勞干先生認為,蔡倫之前的紙“雖然可以用作書寫,書寫只是附帶的用途”。他認為漢代的漂絮,是為了制作御寒的衣服,富人用新蠶繭作絮,而窮人只好用舊絮,更貧苦的人,則是用麻絮而不是用絲絮來填充寒衣。因而,漂繭治麻的工藝過程中,可從漂絮的水里撈出纖維薄片,這也就是當時的寒衣———袍里填充的“著”,也就是紙的前身。


這個推想倒也不是沒有可能。唐代制紙衣,用麻紙,堅韌,防蛀蟲。宋代則用樹皮紙,拉力強,耐折磨?;褂形憂坑Ч匾餳雍竦鬧揭?,一般用楮皮紙縫制,質地堅韌,耐穿,稱為“紙裘”,紙衣而名裘,是貧民士子苦中作樂了。日本一些地區祭祀儀式上,司職人員穿一身紙張白衣。是唐風的遺留。


穿紙衣不要緊,畢竟楮皮紙衣防寒效果尚可,還可能沒有褲子?!讀煳?bull;世說新語》中有“既著短衣,不須夾袴。”說的是韓伯小時候,家至貧,有一次大寒,母親替他縫制了一件短衣,叫他拿熨斗來燙,母親對韓伯說道:“你且先穿上短衣,改天再給你縫做夾褲。”韓伯卻說:“已穿上短衣,就不需要夾褲了。”韓伯是東晉人,就窮到沒有褲子穿?!侗碧檬槌肪硪歡乓抖奐恰分屑竊兀?ldquo;香躬親勤苦,盡心供養,冬無袴、被……”云云,也是冬天沒有褲子穿,其中的難過殊難想象。


后說。炭有木炭、竹炭、煤炭,后兩者最常見。據《拾遺記》說,炎帝在野外燒烤的時候,發現了一些石頭,烤出來的串兒特別好吃,這種“燃石以繼日光”的石頭,不知道是泥炭,還是別的什么。炎帝沒有成為燒烤界的祖師爺,我不能服氣。


唐朝時,炭需要進口,其中西涼國進貢的“瑞炭”,有尺余長,青色,堅硬如鐵,在爐中燃燒時無明焰而有光,一條可以燒十天,是上品。此外還有“麩炭”“金剛炭”“獸炭”等。有錢人窮奢極欲,有的燒還不夠,還要講究顏色、形態。楊玉環的哥哥楊國忠,將炭屑和蜜一起捏成雙鳳形,再用白檀木襯底,香氣氤氳而無煙,宋高宗要求進貢的獸炭必須是“胡桃文鶉鴿色”,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


但最過分的還是唐玄宗的兩個弟弟。岐王李范不喜歡火烤的炙熱感,就整天抱著一位妙齡少女,以體溫取暖。玄宗的另一個弟弟申王不甘示弱,讓一群宮女團團圍坐在他周圍,以抵御寒氣,戲稱為“妓圍”。楊國忠也這么干,這都是跟唐玄宗學的。玄宗詔來李白起草詔書,十月嚴寒,筆也凍,手也凍。玄宗命宮中嬪妃數十人,隨侍于李白左右,口吐暖氣呵筆,這是“美人呵筆”的典故。

煤炭在宋朝時已很常用??獬侵芪в腥霾商砍?,煤炭是不缺的,所以“昔汴都數百萬家,盡仰石炭,無一家燃薪者。”但這樣的大宗商品,價格變動卻極大,大中祥符五年的冬天,一秤煤的價格漲到了兩百錢,城中無力鬻炭者不可勝數,宋真宗令三司出炭四十萬秤,減市直之半,以濟貧民。三司常貯存煤炭五十到七十萬秤,用以平抑炭價,但是收效甚微。歸根結底,可能是稅收、盤剝太烈,畢竟是綱運之一種,標準的官營產業。


《宋史》卷一八六《食貨志》市易,元符三年條有這樣的記載:“近官鬻石炭,市直遂增。”看來宋人也知道官營和高價總是有些聯系??獾拿菏惺竊讜縞掀叩憧?,搶購的人很多,還發生過踩踏事故。


不缺炭,就燒得起熱水,所以湯婆子這一冬日恩物誕生于宋。“湯”指滾水,“婆子”則戲指其陪人“睡覺”。在湯婆子中灌上熱水,塞在被窩里,可以安眠整夜?;仆ゼ帷斷酚腳閆俊罰?ldquo;千錢買腳婆,夜夜睡到明。”明瞿佑《湯婆》:“布衾紙帳風雪夜,始信溫柔別有鄉。”古代再講義氣的人,湯婆子和馬子都是不外借的,一個陪自己睡覺,一個是用來……大家懂的。


飛流不是人人得抱的,但酒人人都可喝得。白居易《問劉十九》: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。”綠蟻是酒面上的綠色泡沫,并不是蟻力神。這個“新”字如何理解?唐代有沒有蒸餾酒尚存爭議,姑且認為沒有。發酵酒度數低,不易保存,常常在冬天釀造,為的是酒液不易變質。一年忙碌下來,到冬天,用余糧釀些新酒,圍坐在火爐邊聊聊天,冬天也不那么難熬了。酒精度數在三十八度以下的發酵酒,在低溫下是常見渾濁的。曹操說清酒是圣人,濁酒是賢人,冬天抓兩個“賢人”加熱到五十度,酒見清澈,滿室芬芳,豈不美哉。


大部分人家當然不見有這樣的美事,畢竟地主家也沒有余糧啊。

文:喪無 / 編輯:紅先森 / *部分圖片來自于網絡


今日推薦

點擊置頂